“万里茶道”曾是沟通中俄蒙三国的重要国际商道。它曾一度辉煌,又曾一度湮没于历史长河。随着联合申遗工作的推进,此前对“万里茶道”的调查和研究相对分散、薄弱的状况有望改观。

  穿越历史的“世纪动脉”
  以茶为媒,以路为带。历史上,来自中国的氤氲茶香,曾经过漫长商路飘送到蒙古国和俄罗斯,这条以茶叶为主的重要国际贸易通道,就是被誉为“世纪动脉”的“万里茶道”。它也被称作“茶叶之路”、“万里茶路”等,是明末清初由晋商开辟的从中国福建起,到俄罗斯恰克图,再在俄罗斯境内继续延伸到圣彼得堡的茶叶贸易路线,途经200多座城市,总长达1.3万公里。
  虽然一度湮没于历史长河,但是这条线路日益受到重视,正在唤醒中俄蒙三国人民共同的记忆。
  对于“万里茶道”的价值和作用,江西省社会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万里茶道(中国)协作体副主席余悦认为,“万里茶道”是走向世界的商贸路、国家交流的文化路、勇于开拓的精神路。
  武汉理工大学土木工程与建筑学院副教授祝笋称,“万里茶道”遗存的建筑文化,以其独特的艺术造诣和时代特征被视为一段历史缩影,为研究我国的对外贸易、建筑历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体现出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和审美取向,是中华民族强大生命力、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展现。

  调查研究工作亟待加强
  相比丝绸之路、京杭大运河等文化线路遗产,目前学术界对“万里茶道”的研究存在总体薄弱的问题。目前,美国人艾梅霞(Martha Avery)的《茶叶之路》和邓九刚的《茶叶之路——康熙大帝与彼得大帝的商贸往事》等书,是为数不多的“万里茶道”研究专著中的代表性作品。此外,相关的论文数量也并不多。
  关于当前“万里茶道”的调查和研究总体薄弱的原因,中信建筑设计研究院总院共享遗产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宋奕分析,与丝绸之路及大运河相比,“万里茶道”的存在时间短,国际与国内影响相对逊色。在我国,“万里茶道”南起福建,途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河北、内蒙古等地。“万里茶道”的兴衰,本身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不同时期的起点和所经路线等也并不相同。因此,宋奕提醒,对待文化线路遗产时,并不是单个节点或部分研究就可以自动组合成整条线路的研究,需要研究者跳离一时一地,具有跨空间的“整体观”视角以及跨时间的“动态”视角。
  近年来,在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一带一路”倡议等带动下,“万里茶道”的关注度迅速提高。“万里茶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中俄蒙三国经济合作与经贸往来等也不断拓展。通过中俄蒙的共同努力,推动文化传承、经济合作、共赢发展的“万里茶道”将会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无限魅力。
  “万里茶道”申遗,需要建立在全面、深入地认识这一文化线路遗产,特别是全面调查和了解其文化遗址和遗存等的基础上。
  余悦提出,需要制订调查和保护“万里茶道”的详细规划;挖掘、搜集、整理有关“万里茶道”的历史文献资料;调查古道、客栈、会馆、村寨等有关的历史遗址和遗存;调查和研究有关的文物,如碑刻、茶品、匾额、账簿等;发现和整理“万里茶道”商人、商家等的相关资料;开展国际间的交流与合作,进行“万里茶道”文化遗址和遗存的调查。
  宋奕建议要认识“万里茶道”申遗的真正意义,将申遗当作一个过程而非结果。发掘这条“文化线路遗产”在“世界文化遗产”称号之外拥有的政治、经济与文化功能,避免“申报成功、一切都好”,“申报不成、一无是处”的心态。

    记者 张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