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多年前,一条纵贯中国南北,横跨欧亚大陆,连接东西方的黄金走廊和国际商贸文明之路开通了,这就是可与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相媲美的古商路——万里茶道。万里茶道是伟大的,也是辉煌的,它是中蒙俄三国人民勤劳与智慧的结晶,它从经济、政治、文化、民族、宗教等方面留下了宝贵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

     万里茶道是中国茶叶国际贸易的重要商路
     中国不仅是茶的故乡,而且是最早把茶叶输往国外,开展国际贸易的国家。
     中国在世界上最早种植和饮用茶叶,汉代,饮茶风尚渐兴,茶被视为皇室达显的“养生之妙药”,是贵显家庭的珍贵饮料。至唐,民间群起仿效皇宫贵族和佛宗坐禅的饮茶习俗,饮茶蔚然成风,茶叶始有传往海外。至宋,茶更成了我国人民的生活必需品。所谓出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宋王安石的《议茶疏》中就有:“茶之为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无”。
     至元、明、清时,茶的传播随着通商、传教等活动,逐渐输向边疆各少数民族地区和世界许多国家。清朝是我国茶叶产销的全盛时期,茶叶的生产规模之大,前所未有,光绪十二年(1886年)最高年产达到22.5万吨,出口达到13.4万吨,占到总产量的60%。
     万里茶道从中国福建崇安(现武夷山市)起,途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河北、进入蒙古草原,一路穿越沙漠戈壁,经库伦(现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市)到达中俄边境的通商口岸买卖城与恰克图。完交易后,茶路在俄罗斯境内继续延伸,从恰克图经伊尔库茨克、新西伯利亚、秋明、莫斯科、诺夫哥罗德等几十个城市,最后到达终点圣彼得堡,进而辐射中亚和欧洲其他国家,全程约13200公里,称之为“万里茶道”。“万风茶道”是继“丝绸之路”与“茶马古道”之后又一条陆上国际商路,与同时期中国通往欧亚的海上茶路,共同构成当时茶叶洲际贸易的重要线路。
     中俄茶叶贸易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叶俄《尼布楚条约》签订以后,俄国政府和私商组织商队,从张家口、外蒙古等地采买我国的茶叶运回供民众食用,但须有护照,而且清政府对入境人数及出境茶叶数量均有限制,所有贸易有限。清雍正五年(1727年)中俄《恰克图条约》签订后,恰克图辟为中俄贸易市场,一地两城,俄方称恰克图,中方称“买卖城”,两城毗邻,相距百余米,以木栅栏相隔。但是,这里“万货云屯,居然一都会也”,恰克图口岸的开通,极大地方便了茶叶等商品的运输与交易,对中俄贸易乃至蒙古草原和西伯利亚地区的繁荣和发展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万里茶道是一条连接中蒙俄,沟通欧亚大陆的贸易之路
     这条商道以茶叶为主要商品,鼎盛时茶叶的交易量占到恰克图贸易总量的90%左右。皮毛、牛羊、丝绸、陶瓷、布匹、粮油、铁器、药材、日用杂品等也是经营的主要商品,运输业、服务业同时相应得到发展。各民族之间互通有无,国家也同时增加了税收。商人们建立起自己的金融体系,钱庄、票号、典当行、镖局应运而生。这条商道上不仅跨国贸易做得有声有色,而且诞生了以晋大盛魁等为代表的国际商贸集团,他们用自己的聪明智慧,创建了先进的经营机制和管理体制,建立了规范的物流系统。
     万里茶道的开通,催生和发展了如下梅、河口、安化、羊楼洞、聂家市、汉口、襄樊、赊店、祁县、太谷、平遥、榆次、太原、忻州、代州、杀虎口、张家口、多伦、满洲里、海拉尔、丰镇、集宁、呼和浩特、包头、定远营、科布多、乌里雅苏台、库伦、恰克图等一大批的商业集镇和城市,它们的萌芽、发育、成长都明显地受到茶路的影响,现在甚至有许多地方的地名都沿用着过去商家字号的名称,在蒙古草原上尤其明显。万里茶道极大地带动了茶路沿线经济的发展和繁荣。
     在商贸发展的同时,中蒙俄各民族和睦相处,友好交往,讲诚信,重信誉,相互尊重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条茶路始终没有鸦片等毒品的交易,是一条干净的商业古道,民间的和睦,极大地促进了国家间的友好往来和相互了解,在进行经济贸易的同时,文化的交流也潜移默化地进行,语言、文学、艺术、宗教、建筑、习俗、礼仪等文化相互融汇,共同发展,留下了一笔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成为一条中蒙俄各民族友好合作、相互交融、文明传承的和谐之路和文化之路。
     安化,古称梅山,地处湖南中部偏北,雪峰山脉北端,资水中游,多为山地,重峦叠嶂,气候温暖湿润,茶树广生。自唐代就产茶,明代“安化黑茶”已列为贡品,万历年间(1573-1619)远销西北。清咸丰初年“始有红茶之制造。当时年产红茶约十万箱。红茶销于俄国者占70%,英美仅占30%”。安化的东坪镇、黄沙坪、洞市和江南镇等地都有加工茶的工厂和运输的码头。据史料记载,祁县——安化共4010华里,归化——前营约4500华里、54个站,前营——后营1500华里、14个台站。仅安化——科布多的里程为10010华里。如果到圣彼得堡则有1万多公里的路程。
     晋商从清初以来,一直是经销福建花茶、粗茶和安徽米兰茶,也贩运一些湖南安化黑茶。晋商在安化采购茶叶的历史要早于太平天国运动。据湖南史料记载,乾隆年间(1736-1795)晋陕茶商购“茶引”后,就地加工成七个品种的散尖茶。山西曲沃茶商曾到安化买茶。祁县乔家“大德诚”商号嘉庆末年“来安办黑茶”,其下属的分号“三和公”茶庄指导,与边江村刘姓茶人一起,制成千两茶,当时的千两茶又分为“祁州卷”(重一千两,36.25公斤)和“绛州卷”(重一千一百两,42公斤)。“祁州卷”主要由祁县、榆次等地茶商经营。“绛州卷”系绛州茶商经营。茯砖茶、安化红茶也是茶道上销售的主要品种。祁县渠家“长裕川”茶庄学徒王载庚手抄《行商遗要》完整记录了从祁县出发到安化购茶以及返回途中路程、食宿、购茶、包装、运输、安全、厘金缴纳等要点及注意事项。清末民初,在安化经营茶叶的山西商人很多,有的甚至把家眷带来,随着社会开发也有的在安化娶妻生子。现在安化仍然有山西茶商的后代,山西祁县仍然有解放以后从安化返回家乡的老人健生。祁县渠家在安化的茶庄还创办了资江铁厂,一直经营到1952年公私合营。2014年安化县与祁县结为友好县,续写了以茶结缘新的历史篇章!
     目前,中蒙俄三国都非常重视万里茶道的研究和开发工作,成立了专门的机构,加强了交流和合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果。2013年3月23日,习主席访问俄罗斯,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重要演讲中强调,“合作共赢”是开启中俄关系新篇章的现实途径,并将中俄17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万里茶道”与当今世纪的“中俄输油气管道”并称为“世纪动脉”,这是国家领导人对“万里茶道”历史作用和地位的最高评价,也是最为贴切的评价。2014年8月习主席到蒙古国访问,对于中蒙继续开发草原茶道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2008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文化线路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宪章》,标志着文化线路正式成为世界遗产保护的新领域。我国的丝绸之路、大运河、茶马古道、红军长征路线等已批准或进入等待审批阶段。“万里茶道”不论在历史地位上,还是在其对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深远影响上,以及它的沿线的风景和遗存上,其价值都要远远超过上述准备或正在申遗的线路,所以,历史给了“万风茶道”重新焕发生机的契机,安化与安化黑茶的魅力将随之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