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去内蒙、青海、新疆、西藏等地旅游,你可能会惊讶的发现,有一种茶砖竟然和油盐酱醋一起卖,而当地人天天必喝的奶茶、酥油茶用的就是这个茶砖,这个茶就是神秘的安化黑茶。

        一带一路带给安化黑茶的机会
        在去年北京的APEC会议上,大多数人都记住了两点:一个是APEC蓝,一个是习大大提出的“一带一路”构想。随着此构想蓝图规划的逐步完善及实施条件的逐渐成熟,“一带一路”再次火了起来。“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丝绸之路由汉武帝时期张骞开拓,被称为凿空之旅,但到了西汉末年在匈奴的袭扰下,丝绸之路中断。公元73年,东汉时期的张超又重新打通了隔绝了58年的西域,并将这条线路首次连接到了罗马帝国。
        “一带一路”是对古丝绸之路的传承和提升,而安化黑茶曾是古丝绸之路的神秘之茶。丝绸之路经济带经西安、兰州、武威、敦煌、乌鲁木齐,贯穿欧亚大陆,东边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边进入欧洲经济圈,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的经济带走廊。而在这个经济带内,从西安直到西亚,都是安化黑茶的消费市场。

        食肉民族的生命之饮
        千百年来,食用牛肉、羊肉的西北民族很少吃到蔬菜水果(即使现在他们也习惯了食肉为主),在成吉思汗战斗的岁月中,部队没有辎重补给,那个时期的茶砖很贵,但几乎所有的勇士都会随身携带一块,不管是吃随身携带的牛肉干还是宰杀战利品,黑茶必不可少,去油腻、暖肠胃、补充膳食营养,保证身体健康。
        明朝期间安化黑茶正式成为“官茶”,和“官盐”“官铁”一样禁止私售,成为西北民族的民生之物、生命之饮,“宁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就是肉食民族的真实写照。安化黑茶也作为古老的战略物质一度成为当时国家与国家、国家与民族之间的相处筹码,并一度引起过几次战争。

        安化黑茶的兴盛、没落、苏醒与发展
        公元前23年,西汉已有黑茶(1972年在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西汉墓中陪葬品“一笥”竹简,经考证即为安化黑茶);公元641年,唐代文成公主远嫁吐蕃,带益阳安化团茶和“渠江薄片”,以备水土不服;1044年宋庆历四年,与西夏议和,每年贡安化黑茶3万斤,可见当时黑茶的战略高度;1391年,明洪武二十四年,朝廷正式定安化黑茶为“贡茶”,好东西必须进皇宫啊;1595年,明万历二十三年,以安化黑茶被朝廷正式定为运销西北的“官茶”;1873年,清同治末左宗棠“以茶安民”,改引为票减茶税,安化黑茶进入兴盛时期。
        民国期间,因为战乱安化黑茶开始没落,一直持续到建国后;1953年湖南中茶茶叶成立,供给黑茶急缺的西北人民,但开始有所抬头的安化黑茶又遇到了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安化黑茶再次没落。
        直到19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促使了安化黑茶的苏醒,在政府主导下安化梅城茶厂成立了,急供西北人民。当时的安化黑茶就是民族团结之茶、友谊之茶、心连心之茶。
        随着08年奥运后旅游业的兴起及2010年世博会的崭露头角,安化黑茶凭借其独特的健康功效开始迅速往内地渗透,作为先知先觉、爱吃爱喝的广东人,已经成为安化黑茶的第一大市场。而随着“一带一路”的热起,安化黑茶一定会重现古丝绸之路的辉煌,一发而不可收。